灵犀流云

最近沉迷卷福。名柯,神话杨戬,花满楼,谢衣,大护法,魁拔,等,杂食不定项

平生头一次,枕着悲痛入睡


eilinna:

也不是特指谁,只是就一个现象说两句。

我知道很多朋友都是在现实和网络中双面生活,三次元忙碌的可能生活重心在现实中,闲暇时间比较多或者依靠网络资源吃饭的生活重心可能在网络上,这都很正常。但如果不是吃网络资源这碗饭,却将生活重心全部放在网上,其实非常危险的。

很多人真情实感地经营网络生活,一些人是全身心投入自己的兴趣而罔顾其他,另一些人把网络当做职场战场一般明争暗斗阴谋阳谋,将矛盾上升到现实生活,最后对自己和他人都造成了极大的不愉快。我理解网络可以给人带来现实中难以获得的成就感、人气和名声,但无论如何人的肉体是活在现实生活之中的。除非这些成就和名声能给你带来学业事业上的帮助,否则一切都不会让你活得更好。对于一些苦心经营网络生活又罔顾现实生活的人来说,一旦自己的网络身份崩塌,现实又是一塌糊涂,很容易陷入抑郁状态。

这些年网上似乎越来越常见自称有抑郁症的人,大家开始怀疑每一个这样自称的人是否只是装病。其实我觉得虽然大部分是不是达到抑郁症的程度存疑,但抑郁的心理亚健康状态都是真的有,因为大部分出现这种问题的人,一般是在两边任一一个地方(或者两个地方)遭遇了重大打击。

在家休养也好,吃药住院也好,有一个根本问题还是需要意识到:虽然通过网络可以逃避一些现实问题,但逃避掉的问题始终是遗留问题,只要不解决就永远在那里。网络生活再精彩,只要你不是吃这碗饭,现实的日子总是要过,在这个不进则退的社会里停滞不前会导致的问题可能是致命的。并不是说经营网络生活不好,而是要权衡好双面生活的比重。毕竟等临近保研和毕业的时候学生才会开始后悔之前不够努力学习,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才会后悔之前没有努力实习,已经工作面临升职和跳槽的时候才会后悔之前没有准备充分铺平道路,如果能更早的给现实生活一点注意力,结果可能完全不同。

兴趣就是让人轻松愉快的东西,愿意把它转变为事业未尝不可,但要尽早确立自己努力的方向,毕竟有目的的上网和无目的的上网模式还是很不一样的。最后的最后,还是祝愿大家无论在网络还是现实中都能保持积极愉快的生活。

这是一个忍不住的吐槽:
由于又双叒叕一看见有人说

      “三叉戟/戬听起来多酷啊,你说的三尖                     两刃刀是什么鬼,难听死了”
    (这我就很不能理解了
        而且明明三尖刀听起来酷的一批)

就又忍不住要吐槽一下,希望道友们多给那些叶公好龙的人念叨念叨。

(还有那些游戏给杨戬画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奇形怪状丑死了的兵器跟三尖刀一点不沾边却也不是叉又不是枪还不是戟更不是锏的是什么鬼。还不如直接拿把剑。)

我们圈内的道友自然是不可能写错的,那些叶公好龙的人就常有了。

p3是给杠精的一张图。

兄弟俩日常

你们的皮小二郎上线😂
入圈首戏,实在幼稚,莫笑。
演员表:杨蛟—我,杨戬—c圈某审核官

杨蛟
【杨府,练武台,举石锁。】
【双手用力握紧石锁向上提然后猛一发力单手举起。心中大喜,练了这么久,我终于能举起三百斤了,高兴的左右观望想马上找个人分享这件事。看见二郎门外跑来】二郎,二郎,我能举三百斤了!!

杨戬
【右手扒着树干,脚踝用力卡在枝杈中央,探出左臂努力够着鸟窝。还差一点,只有一点点了。挺直后背,将身体重量全部压在树枝上】今晚总算——啊啊啊…【咔嚓一声,所有重量变得轻松,身体打个旋重重摔在地上,断枝碎叶子落满四周。用力甩了甩头,将嘴里的树叶吐出来,捂着屁股抬头盯着安然无恙的鸟窝,捡起地上的石子瞄准扔出。石子绕着鸟窝落在对面,居然颗颗落空】你们等着,小爷马上回来!【不满意的将手上的泥巴抹在衣服上,一脚踹开门踩着门槛跳入院中,小跑至院中炉灶前,将备用的柴火全部翻出,仔细寻找着藏匿在灶台下面的弹弓】大哥,是不是娘发现了我的宝贝,或者你帮我转移了地点,来帮我找找。【柴火东丢西扔洒了一地,用脚踢了一下,才发现大哥在问自己,急忙补充一句】大哥天生神力,无人能及,今晚砍柴的力气活就交给大哥了。

杨蛟
诶诶?又想让我自己一个人砍柴?【无奈,哎,这臭小子总想偷懒。。撇撇嘴,反应过来刚刚二郎好像问自己】弹弓?你的弹弓我什么时候动过。不是被夹在柴火里烧了吧?【见人仍自顾自翻腾,心里叹息,哎,我这二弟什么时候能干点正事。诶你还敷衍奉承我,哼】二郎,你说你整天吊儿郎当,文也不行武也不行。你看三妹,跟爹读书多好。

杨戬
不以为然的撇撇嘴,索性坐在柴火上,捡起来一根在手中抛着玩】大哥说的是。三妹乖巧可爱,你懂事能干,爹娘已经有你和三妹这样识大体又讨他们欢心的孩子,如果我也像你们一样,生活该多枯燥啊【抛得力气大了些,啪——将柴火直接丢在灶台上,碰到了装满水的碗,水碗晃动滚落地面,摔成了八瓣。心中叫了声不好,忙站起来踩在碎片上,脚下用力向灶台挪动,准备一个一个踢到角落里毁尸灭迹。边做边冲着自家大哥大笑】刚才从树上摔下来,我的屁股着地,啊呀,好疼…!【做出痛苦的表情,故意捂住屁股一瘸一拐的走到大哥身边,一把搂住他的肩头】如果再被娘揍,估计就要报销了。我知道大哥最疼我,如果娘问起来,就说碗自己成精跑了,或者说借给邻村的狗蛋了。兄弟情深,绝不会出卖我的,这样,我去三叔家掏鸟蛋送给你?

杨蛟
二郎啊,我说的话你听进去了没有,顽皮一点可以啊,打破碗没什么,但是,你不许再去掏鸟蛋了,你难道不知道爹说过,任何一条生命都要得到尊重。【想到刚刚隔壁突兀的犬吠,估计也是二郎惹的】二郎,你现在可是灌江口出了名的坏小子了。昨天赵老六家的篱笆是不是你被狗追时候撞倒的?碗的事你自己去和娘说。还有,休想让我一个人砍柴。【想起刚才自己举能三百斤,激动的问】诶你到底听到没有?【兴高采烈】我已经能举起三百斤了!【又打量不屑的二郎】二郎啊二郎,文还是武的你选一个呗?你要是现场开始练武,说不定二十年后还能赶得上我。
杨戬
【盘退坐在灶台上,拖着腮帮子,嘴里叼着一根草摇头晃脑,牙齿摩擦将嘴里的狗尾巴草咬的上下摇动,缓慢扭头,咧嘴做出特别开心的表情】大哥,你——好——了——不——起——啊!【拖长尾音,后仰身体,抱拳抬手至脑顶】灌江口未来的杨大侠,不要骄傲,再接再厉。【瞧着大哥兴奋的表情,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将狗尾巴草吐在地上,单手撑灶跳在地上】恩。用不了一个月,你就能举起来四百斤,不出半年,便是六百斤。大哥,将来你一定是要扬名立万的,我真的替你高兴,【拍了拍胸膛】发自内心的!可是我还是不想砍柴,更不想举那些石头玩,【下一秒立刻换上笑容,伸直手臂伸个懒腰,放在嘴边打哈欠】什么篱笆、狗,和我没关系,前几天三叔的房顶漏了和我也没关系,三妹的书包泡在泥水里的事更和我无关,大哥可不能冤枉我。至于碗,什么碗,我可没看到【回头看眼灶台,耸耸肩头,不等他反应过来,猛地跃过柴火堆,撒腿向门外跑去】我去掏鸟蛋了,不要等我吃饭——!

杨蛟
哎,二郎——,你站住!【张望着朝他喊,追了几步,想我也抓不到他,不如吓唬】我可去叫娘啦——【臭小子一溜烟就跑远了,算了,等你回来让娘教训好了。臭小子。】

关于玉鼎,看文有感

许多人写杨戬死玉鼎疯。
我觉得若是剧里的玉鼎倒不至于因为杨戬死了就崩溃。每位作者设定不同,玉鼎在文中各有作用。我想说说我对剧里玉鼎的认识,仅供参考。

剧里的玉鼎,在知杨戬强行救母必不成功时不强拦阻,在杨戬失败回来后告诉他生命还有更重要的意义,在杨戬魂魄执意离去时强作轻松对他摆手说“哎…走吧走吧”,在杨戬压力重重时让他“一如既往,忍辱负重”。

玉鼎虽然感情细腻,偶尔多愁善感,但他的心是伟大包容的。玉鼎人疯心不疯,大智若愚。他毕竟是大智大慧之人,活过漫长的生命,看过自古世事天道,即便是自己徒弟,也终究是沧海一粟。他会伤怀会痛苦,会想念,但不会因无法承受而疯,那是逃避,他更可能是个痛苦反倒会平静的人,他平时疯癫但临危不乱,他能够在杨戬要死大家都想强留的时候决定放他解脱,所以他不会逃避,他会接受并铭记。若他因为杨戬死去就不能承受,这剧情倒像是言情剧里的年轻人爱人就是全部爱人胜于一切爱人死了我也不能活😂。

而且玉鼎平日就疯疯癫癫幽默滑稽,写他疯不如写他反而平静更惹人心痛,就如写一个镇定自若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经历大悲恸之后发疯一样。

(设定玉鼎无法救回杨戬的前提下)

当然玉鼎没有到大善无情的程度,他对唯一的徒弟(孙悟空注定是陌路人,就不算了)感情深很正常。
同人中对玉鼎有各种合理并且出色的演绎。
若他舍命可以救杨戬本人,他可能会舍命相救。但若救不了也不会自己寻死。若遇到徒弟的转世,与杨戬同样命途坎坷艰难,他会想起徒弟而伤感,希望这个人过得好,但他大概也不会多干涉,毕竟他不是杨戬本人。若遇到杨戬的执念或者一魂一魄之类的各种设定下的杨戬化身,这个人命运艰难到他自己抗争不过,他甚至可能会付出代价改写这个人的命数,聊以慰藉,聊以表达对天命的微微不满。另外,逍遥游里的玉鼎感情强烈,行事偏激,风格独特。
同人中还有许多种情况,具体情况还需具体分析。

个人观点,欢迎讨论。语不达意处还请您意会😂。

演绎群有位戏友写玉鼎葬杨戬,大意与我所说类似。
群宣在前,愿朋到访,有意者可留,无意自可去。

欢迎😂。

【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止而不盈;尾闾泄之,不知何时已(印为“止”)而不虚;】春秋不变,水旱不知。
——《南华经·秋水》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人,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夫唯不争,故无尤。
——《道德经第八章》

【此谦下之德】(无处查证)

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为了印的下减字了)
——《道德经六十六章》

【君子若水】(无)

【】里是扇子上的文字,其它是出处。没有的是我不知道出处……

有一部分歌词真的很贴切了 @见鹿

黑暗里的光

一段文字引發的感想(感想附在後邊)

這段文字轉自騰訊:
从前看古龙小说的时候,有这么一段描写:

如果无灯无火,黎明前总是最寒冷黑暗的时候,如果有灯有火,那么这段时间就跟一天中的任何一段时间没什么不同了。

那会儿我上高中,还很年轻,我想历史上很多人就像黎明前的灯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世道里,有这样的人出现,所有黑暗就退避三舍。

后来我才慢慢发现,其实不是这样的。

当这个世道都是黑暗,几个发光的人并不能改变什么。

时势如浪,拍打在所有人的身上,谁想迎风破浪,谁就会被一浪拍在沙滩上。

然后大部分还会说,这个发光的是傻子。

像包拯这样的人,终其一生,只得到“亲朋古旧皆绝之”,像海瑞这样的人,时隔几十年,就有落第的秀才给他写段子,编排他因为一块饼杀了自己女儿。

为什么呢,因为人群就是最大的黑暗。

人们愿意相信,英雄都有污点,人们特别愿意相信,发光的人背后都是黑暗。

人们说海瑞,可以傲霜雪不可充栋梁。

这句话,是那个敢骂孔孟的李贽说的,但这句话里的栋梁,指的就是海瑞。

李贽说,大明朝的书生,临危一死报君王,多的是有气节的人。但不能因为有气节的多,就说这群人都不能充栋梁。

既有气节,又能办事,海瑞就是其中一个。

这段话为什么会传成后来的样子?诸葛亮为什么会无数次被人嘲讽,说用兵不行,内政一般,独揽大权是别有用心?

都是一个道理,这个世道为什么黑暗,是因为人心从来都是黑暗的。
那些发光的人,改变不了这些。
因为有着这样的人心,在三国能看到世家的崛起,百姓们自愿匍匐在地。
因为有着这样的人心,在大清能看到剪发的书生,还衣冠楚楚,说我心里其实不忘故国。

那些世家,那些铁蹄,带来的淋漓鲜血,几十年过去,百姓也便都忘了。
从前发光的人,所付出的代价,也渐渐沦为谈资。
所以啊,何必要去发光发热,何必要让自己成为后世的笑柄呢?

因为那些英雄们都有信念,而他们的信念,并不服输。
输给这个黑暗的世道,输给这个惨淡的现实,输给所有他们看不起的人。

凭什么呢?

于是光总会发出来,在所有人匍匐在地当奴隶的时候,发光的英雄告诉你们,我们本可以不用这样活的。
任何一个时代,都有这样的光芒。

女权主义为什么会流传开,无数姑娘依靠男性获得优势,这已经是几百年,几千年的传统,很多人都已经习惯了这里面的技巧。

有人站出来,说我们本不必这样活,我们本不必依靠任何人。
当头棒喝,醍醐灌顶。
但终究会有人笑话他,说这是个傻子,放着轻易到手的利益不要,幻想着去改变这个世界。

我们都默认了,官场上有左右逢源,有欺上瞒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办事。
包拯和海瑞站出来,得罪了所有人,说我们本不必这样活着,我想让事情变成他该有的样子。
于是包拯没有朋友,海瑞上朝,没有一个人跟他搭话。

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似乎早在脑子里定型,我们习惯了如何生活,如何谋利,却忘了世界本来不该是这个样子。

几十年前,有那么一批人号召我们站起来,不必向谁磕头叩首,不必期待着青天大老爷,人人都能自食其力。
这星星点点,看起来就有如梦幻的光,竟然建立了我们现在的国家。

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寒冷黑暗的黎明前,都会有这样的灯火,炸裂在黑暗里,刹那间照出白昼一般的光芒。
我想我中二那会儿说的没错,所有黑暗在这群人面前,都注定退避三舍。

只是这样的人会随时代老去,逝去,炸裂出的光焰也会渐渐消失。
能否继续驱散黑暗,是看一代代的年轻人,能否重新燃起火来。
所以黑暗与寒冷是永远的,光明与火焰,其实也是永远的,愿与诸君共勉。
@房昊曰天
—————————分割線—————————
         我此刻清楚的知道,我為什麼這麼敬仰楊戩了。楊戩于我幾乎到了信仰的程度,為什麼說幾乎信仰,因為我竟然在做錯事,或在畏縮不前時,覺得愧對他,而他,按照有些人的話說,“不就是個電視劇角色嗎”。我現在心裡清楚了,其實英雄有很多,魅力四射的人更多,我們雖然崇拜他們,但完全不必向這樣,如此放在心上,鄭重又小心。為什麼單單楊戩這個人,我會這麼在意?我想是因為,他曾經就像一道光一樣出現在我枯燥無望的生活中,我開始追隨這道光,現在他仍然像一道光一樣指引著我。
        楊戩就是那個發光的人。而且,他還應該不會老去。
        而在他們所謂的真實中,我找不到一個這樣的人,甚至找到的最有光亮的人,也不及他十分之一。不論是被人們抹黑后,還是那個人本身。

关于“人生长恨水长东”

要么喜欢并去了解然后理解他,要么就远离他不置评论。怎么能不了解就随意置喙,或者抱有无知的喜欢就大肆盲目夸耀呢?当不理解的人妄加诋毁的时候,要么默默坚守,要么公正据理,骂战什么都解决不了,百害无益。(想到有那么多dang派那么多骂战,有感而发)
非常感谢顽心这篇公正的评
顽心:

其实感觉风口浪尖,不是很喜欢提这个。

但是最近问人生的多了起来,整体来说“为虐而虐”这四个字糊了满屏,就想综合说一次,也当补个不很正式的人生读后感。

     

      

首先是基本信息。

人生长恨水长东,也就是常被提及的“人生”一书,号称起点第一虐文,完成于06年,作者有三个人,水澹、雪石和明日天涯。人生一书约有80万字,以伏羲水镜回顾的方式描写了杨戬三千年的一生,是仅以宝莲灯正传为基础的同人文,与宝莲灯前传无关(当时宝莲灯前传还没有拍摄和播出)。而明日天涯也曾在09年前传播出之际明确声明请大家不要将两者联系,内容如下:


剧集编剧最大,雷与不雷,谁也大不过编剧去。能一次颠覆西游封神和一堆的上古神话人物,也只有编剧才有那个能力和机会,人生一篇小小同人文而已,焉敢与正剧相提并论。 

所以,烦各位亲研究宝前剧情时,不要用人生设定与之对比;批不喜宝前的相关言论时,也不要单拎人生出来讲。别人喜与不喜,与我们那个同人都拉不上什么关系,人生不过是一篇不成器的衍生罢了,没那个份量够得上与一部剧的正式前传相接并论。 

这个算是我们正式的态度,多谢多谢,一篇同人,写的时候是因为有爱有感触,而不是为了以后成为争论口水仗的某种可能起因。所以,烦请讨论宝前的朋友不要再提这个文,因为它是宝莲灯同人,不是宝前同人,与宝前没有任何关系。


明日天涯 

2009-01-22 17:01


以上是基本信息。以下是个人观点。

首先不得不说,看了人生分不清人生剧情和宝剧剧情,分不清人生众人和宝剧众人的很多,可能是没有精力和兴趣补剧,导致片面和刻板印象深重——这些情况随处可见;也有看了人生喜欢人生甚至因为人生才入坑,但分得清人生和宝剧,有自己想法,作品好的人——这些在lofter、在b站up、在其他的一些平台作品中也都可见。


那到底为什么两极分化,到底要不要看人生?


其实对人生的喜恶问题,究其根本,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也是决定你要不要看人生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你是否是宝剧粉”。

假使你对央视的宝莲灯有很深厚的感情,认为这是你的童年,是你的“情怀”;里面每个人都是可爱的,令人感动的;并且不喜颠覆式地去看待宝莲灯存在的问题,我建议你不要看人生。

还有情感极易被文章左右,看文不会对文章情节心存怀疑的一类人,我也建议不要读。

而如果你不是宝剧粉,你只当它是个剧,它有些有趣的情节,也有很多显而易见的漏洞;你不介意从二郎神的角度看宝剧,从二郎神的一生看改天条这件事,也不介意宝剧里的许多人在该文中有着明显的人性阴暗之处;你根本在宝莲灯这个小圈子之外;或你只是一个二哥粉,你是因为二哥才看剧和入圈的,那你可以看。


以及我不知道“为虐而虐”是如何和人生联系起来的。

莫非那些在创作自己的作品时尚有情感、构思和文笔的人看起文来却全没有了自己的思考能力,会喜欢一个只是“文笔好”的作品中“为虐而虐,圣母一个”的杨戬?

我不厌烦批判人生,但我厌烦为虐而虐这个词了,尤其是它跟它被拿来所指的东西并不合拍的时候。如果一定要将这两者联系,请明确指出人生剧情里哪一点没有逻辑,哪一处抉择不符合人生杨戬的境况,哪一点是那个动词“为”。

你要想批判人生,你就得先了解人生。


若一篇逻辑缜密,来龙去脉尽述周详,前后照应,千年因果功德和业力自有报偿的文章叫“为虐而虐”,我觉得“为虐而虐”这个词儿得重新定义了。


人生杨戬不是个单纯的好人,也不仅是个为达目的冷血薄情的铁面判官,他有柔情,也有铁腕。这本三个人合写的书原来发布在起点,比起儿女情长的文章更有气魄一点,初读也没想过作者是男是女,曾经谣传明日天涯是男性我还毫不犹豫就信了。加上同时期一些作者的佐证,我想大概水石明三个人也是看铁血文学的那种。


然后说说人物和剧情:

>关于人生的还原度

首先人生杨戬的还原度在我看来览尽宝剧同人尚且无出其右。

这不仅是一个语言行为和精神层面的相似度的问题,也包含了篇幅问题。文章越长,后期越难控制,很多文都是后期人物的形象出现“崩坏”,而能够做到漫长的创作之后人物前后依然保持高度的一致性还是很难的。

人生里很多场景直接脑补大二哥画面毫无违和感,很多台词看了简直就以大二哥的声音在脑内徘徊。人生剧情最贴合宝正也最还原之一我印象又最深的一次是在“迹疏益忌猜”一章,在梅山老四给二爷提出了“各个击破”的主意之后杨戬按他所说抓住了龙八和丁香,但是却又任由龙八挟持,而后故意放走了他们。随后回到神殿,杨戬先是慢悠悠问梅山等人“跟了我多久了”,随后转为阴沉,以“很好,两千年了,一个个却越发地不成器起来,连个重伤了的小龙都看不住,居然还让他有机会挟持于我!”这种明显“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理由问罪于梅山等人,暗中想把他们逼走。然而梅山老四想他喜怒无常一定是为之前几人曾对二爷不忠,有过他想(在求爵縻其私一章)而刻意迁怒,于是带着兄弟们纷纷领了罪,还意图回刃自伤消解二爷的怒气,保全兄弟们。杨戬被他这一举动试探出了真心,当即掰下桌檐打掉了老四正要自伤的兵器,阴沉着脸坐在那儿。老四知道他还念旧情,心里高兴也放松了一些,后来双方几番交涉,杨戬只用言语惩戒事也就过去了。梅山兄弟只当他们是逃脱一劫,哪想杨戬背后黯然:他想让兄弟们走,可是爱之却又害之,上次想逼走哮天犬,哮天犬却落得自缢也要回来见他,今天梅山兄弟又如此,他一时也不敢再加逼迫,只好等来日方长,慢慢教人离开。

这一段无论杨戬还是梅山兄弟,就宝正来说,还原度都让人拍案叫绝。

 

其次是一些配角的还原度。比如丁香,在人生里的剧情很少,但还原度却足够高,在杨戬重伤困居刘府的一段日子里,失去记忆化为赵家小姐的丁香曾经偶然看见他,她见了这个病重的陌生人,是这样描写的:

丁香好奇地凑近了打量,喂了一声,杨戬睁开眼向她望去,不由一怔。但就这么一眼,丁香蓦地觉到了无由的熟悉,夹杂着极奇怪的感觉。她好奇地看着这人,道:“奇怪了,喂,我认识你吗?”

杨戬只做思考,没法说话,但他心绪复杂地笑了一笑。

丁香拍手道:“原来你会笑啊?我还以为你听不到我说的话呢!”

跟着便是一连串问题,见杨戬只卧在床上淡淡地笑着,不由有些不喜了,说:“一句话也不说,真的闷死了。对了,听他们说你不能动是吗?我家龙八手里好多灵药,来,我带你找他去!”

这是丁香。人生里的梅山兄弟等人开始我以为有丑化之嫌,后来再看却发现是自己将伏羲水镜外看着一切的梅山和水镜里过去的梅山弄混了——镜外的人知晓他后来做了什么,对他不喜倒才正常。


而哮天犬自然是很像的,而且是人生一大虐点,杨戬死后还不是最虐的,最让人难受的是看到哮天犬毫无用处的悲痛,他什么都知道,他又什么都不知道,他的一生全是杨戬,而现在,杨戬把这一点也带走了。

最后是沉香、三圣母他们。

沉香我就不知道怎么说了,因为在看人生的时候距离我看宝剧已经很多年了,当初宝剧我也没有喜恶可言,看完就忘,除了部分情节。人生里描写沉香做的一些出格事我还以为是编造的,后来就……一言难尽。总之编排给他的黑点有,真的就是宝剧里的黑点也有。不过对人生沉香,我看到最后反倒是佩服的。原因比较复杂。

三圣母是描写重点,但是人生的三圣母她叫杨莲,不叫杨婵。她的前半生在杨戬的庇护之下过得无忧无虑,所以性格任性妄为,这个杨莲跟宝正三圣母就没有过多的相似性了,重点在刻画杨莲跟杨戬的关系上,以及这种你任性我宠的设定可能来自宝正杨戬的台词:“我跟你娘做了几千年的兄妹,我一直宠她爱她”和“你也逼我,就像你娘当初逼我一样”。而杨戬对杨莲的愧疚和疼爱一部分来自天然的兄长对年幼妹妹的关爱(幼时的杨莲也很喜欢和依赖这个二哥)一部分来自杨戬认为家变是自己造成的,不是自己的天眼招来追杀,父亲和大哥也不会枉死,尤其瑶姬和杨莲又一直在加深他这种认识,他便一直认为这是自己脱不开的罪责。(顺带一说小二哥也有类似这种遭遇……真是悲催)

不过关于杨戬对杨莲的宠我倒有新的认识,源于家变后少年杨戬带着年幼的杨莲逃亡,一路艰辛,杨戬对她无微不至地照顾,但是日子很艰难,依然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时候。有一天杨戬带她去看花灯,街上灯火通明,人们载歌载舞。按习俗手里总要拿个花灯应景,杨莲也想要,杨戬就拿挖药伐薪换来的钱在路边小摊上挑了只便宜的,递到妹妹手里。杨莲很高兴,蹦蹦跳跳地拉着哥哥的手,东张西望。杨戬看看别的姑娘手里的,都比她的好看,很心酸,就蹲下来跟妹妹说:三妹,以后二哥一定给你买更好更漂亮的灯,好不好?

人生杨戬早年的经历一个苦字不能描述万一,对于妹妹跟着他吃苦,是很难过的。他想尽力弥补妹妹童年的不足,想在自己能力之内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守护她,而在母亲死后,“为了保护妹妹”这种念头更是成了支撑。(说来也巧,这种情况,跟宝前小二哥又是重合了的,小二哥眼见妹妹受苦之后心里发誓要学成本领三界之内不许人欺负我妹妹,也曾在母亲死后万念俱灰不是为了保护妹妹根本不会在四重天顽抗,而一旦妹妹不需他保护了又想去死)

而杨莲尽管在认为杨戬压她在山下又迫害沉香父子之后对杨戬充满恨意,等杨戬被沉香打落神坛自己一家三口又得以重聚无恙之后,还是不忍看着重伤瘫痪的杨戬流落街头,将杨戬接回了刘府。杨戬在刘府中过了三年,这三年是人生整篇文的后三分之一剧情,然而,却成为了所有人心中最痛楚的三年。

杨莲虽然不忍,可是也不愿原谅他,所以她逃避这个二哥,除非杨戬奄奄一息,否则从来不去看他,也不去过问他这个罪人过得如何。这三年,隔着水镜,甚至隔着书,都让人痛彻心扉。

奈何天意已如此,世事不胜哀。


>关于人生里剧情真伪

其实看人生的时候尽管很多宝剧剧情我都已经忘了,对我却没造成“把人生里的描写都尽当做剧中发生过的”的影响,反而导致我每看到一个对杨戬刻画有利的剧情就先认为这是假的,剧里没有的。

这当然也的确戳中了一部分。然而在我回头去看宝剧或查证资料时,却发现我还被打脸了一部分。然而打脸效果是震惊且同时对二哥的喜爱敬佩瞬间又拔升了。

比如人生里封神杨戬化血刀下故意挨一刀然后拿伤口去求解药救哪吒,这个剧情是我以为编造然而封神演义里确有的;比如人生里杨戬任由龙八挟持还故意放走他们,这个是我以为夸张然而宝剧刻画了的;又比如关于人生里刘彦昌抛妻别娶的剧情,我以为完全的丑化,未曾想这是宝莲灯戏曲的实在剧情。


总而言之人生是自成一体的,用我听到的说法是:逻辑自洽。

对于看不看人生,喜不喜欢人生,我是不管的。喜欢人生,我们或可以聊聊剧情;讨厌人生,也与我无关。这里只是给正在犹豫“要不要看人生”、“该不该看人生”的人们提供一些参考,至少不是简单的“为虐而虐”四个字给人就让人自由心证了。

以上尚有不足,我还会补充。

   


补充:对了,还有瑶姬。其实二郎神的母亲并不叫瑶姬,她也并未被十日晒化。神话传说里二郎劈山救母把母亲救出,是个好结局。瑶姬则是巫山女神,将瑶姬说成是玉帝妹妹、二郎神母亲是现代人加工的网络小说的影响。至于二郎神的身份传说各不相同,他的母亲叫什么在不同的传说里更有不同的说法,《二郎宝卷》里二郎神的母亲是仙女云花侍长,湖南花鼓戏里他的母亲是玉帝女儿名叫张二姐,更多说法里贯以"三姐"之称.....

所以在人生之前有没有二郎神母亲叫瑶姬的说法,换言之宝前是否参照了人生我不知道,至少人生自己的瑶姬算原创,人生瑶姬是什么性格,完全是人生自己的事,不存在黑了宝前瑶姬。

而人生瑶姬虽让人对一个母亲幻灭(我是绝对不接受人生续文里给她开脱的)但是并不是非为人的不合理、不可能存在,家变时她对杨戬的苛责可以认为像她自己说的“一时气头上”,也从现实中依稀可见这样的母亲,不管如何在杨戬拼尽一切力量拾斧劈开桃山去救她的时候,她见到他长大,总归是开心的、欣慰的,一心希望他和杨莲兄妹能平安无事。

“那时你年纪毕竟还小,最初的气头后,我只想你兄妹二人能平安长大,那么,就算我受再多的苦,也心甘情愿了。到你劈开桃山时,我见到你长成人,虽然口中不说,但是……但是你可知道,我的心里,又是多么的高兴?”

——以上如人生瑶姬所说。

我提这些不是要人同情理解瑶姬,更非教人反过来苛责杨戬。(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某些错更大的人行为尚可理解就反过来责怪本没有错或已经尽力的人到底是什么毛病)我只是想说,人生瑶姬并非什么不可能的存在,人生既然如此设定,作为一个宝剧里都没有出现过的角色,也就这样设定了罢了。


 >关于人生对宝正结局的改动

我常见以“就算二郎神是苦心经营为改天条,他对沉香三圣母一家人的逼迫和伤害也都依然深重,沉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恨他杀他都是理所当然的”这类观点来批驳一些戬粉对三圣母一家人过激言辞的情况,那么昆仑山下若一切没有真相大白沉香真的将开天神斧劈下去了岂非顺理成章?

不知道诸位是否了解在央视版宝莲灯之前还有一版宝莲灯电视剧,叫天地传说之宝莲灯,主演是林志颖。二郎神在里面依旧是险恶的反派设定,结局是二郎神哮天犬被罚在凡间狼狈乞讨。平心而论宝二哥苦心若不昭雪,单看他所作所为,单论昆仑山下所有人对他杀之而后快的恨意,他的结局又会比天地传说的二郎神好到哪里去。那一版宝莲灯最后三圣母给了乞讨的二郎神银子,沉香教他“人间有真情”便放他和哮天犬互相搀扶着踉跄而去了,他们大概相信他经历了现在的苦难,正在从心里改过吧

而人生二哥流落凡间时,嫦娥见他凄惨便告知三圣母,三圣母听后坐立难安,又怕他真的会死,便急着托人满大街去找他。

我不知这现实与否,我也不想再提,只是想起来觉得浓重的悲哀。

其实如余华所说“对善与恶一视同仁,用同情的目光看待世界”,读人生,非要从中读出什么你死我活来,而是感到其中有着莫大的误会。人生众人并非完全不爱杨戬,他们是不了解杨戬,也看不穿杨戬,这一方面来自于严酷的世界观设定和宿命的纠缠,一方面,相比起杨戬来,他们真的是普通人。而在三千年的水镜回顾之后,他们中这些人,其实比我们还要爱他。只不过已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人生共有十一卷,卷名如下:

第一卷 最后一战   第二卷 去日重来

第三卷 封神前后   第四卷 司法天神

第五卷 血缘之亲   第六卷 变幻风云

第七卷 危局奕对   第八卷 残蕉鹿梦

第九卷 百战身名   第十卷 大患有身

第十一卷 空里悲欣

从中可以窥见一些创作的大致思路,第一卷“最后一战”是描述从昆仑山下惨剧酿成到杨戬流落凡间后被接进刘府的一段日子,是现在进行时,而从第二卷“去日重来”开始直到倒数第二卷“大患有身”都是众人透过伏羲遗物水镜看到的杨戬三千年神生,是过去时。最后一卷是收尾,又回到现在。

其实最初我从第一卷第一章开始看并没有看下去,后来是在客车上,从“大患有身”这一卷的最后一章开始看的,倒看进去了,虽然也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建议读人生也不妨从某一卷开始读,虽然会晚知些其中宿命因果的轮回暗示,但是也还有趣,而早晚,读完后也会明白这一点的。


……

刚刚提到了人生的世界观设定比较严酷。这是造成人生杨戬得不到宝正那样美好结局的一个主要因素。宝剧剧情虽然涉及到了仙凡关系、改天条这些内容,但是对旧天条和新天条的确切内容只字未提,只是模糊又坚决地禁止神仙动凡心,人生里倒还有杨戬八百年来伏案一字字揣摩新天条条款如何更改,如何设置能合理惠及三界的情节,对新天条的内容也做了描述。八百年来,他一点点斟酌着三界的未来。其实人生杨戬虽未有大爱世人,却像文中的上古大神一样仍有“一份余习”,这份余习就是守护。

若能以这残破的身躯填入三界业火平息三界浩劫,他也并无吝惜。所以结局才是“磔裂灭后有,风渺晨山苍”。

(插播一句刚刚朋友告诉我人生更多的是剧情推动感情,而他所见为虐而虐的文多是感情推动剧情,我想想有道理)

继续说人生的世界观设定严酷在哪里,为什么在此设定下杨戬没能得到像宝正一样的美好结局。

首先人生中玉帝并没有延续宝剧中无能的玉帝形象,作为三界之主,他的实力非常强大。玉帝王母在人生中的设定均是为了维护三界秩序而存在,不需要感情。此外天庭也有派系争斗和权力制衡,杨戬是为救出母亲才上天的,上天后他意图架空天庭的权力中枢,掌握实权,改了天条到时候放出瑶姬势在必得。然而这需要时间,八百年来他始终在精心布局这件事,谨慎又坚定。

他先是司法天神,取得了相当于刑部的管理权,随着王母对他愈加信任,通过甲子考评制度他又掌握了相当于吏部的权力,权倾一时,后经周旋李靖失利,他本想趁机夺兵权,却因杨莲和宝莲灯的事大病一场,没能成功。

我跟朋友吐槽说你看他就惦记吏部和兵部,工部和礼部他还不要……(可耻地萌了)然而人二虽是当官的一把好手,这样的日子却不是他想过的。各方势力的角力之下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杨戬虽然开始还抱着一家团聚的希望,想着日后真相大白也许三妹沉香都能原谅他,他们还可以过正常的日子,所以他现在正为之努力,然而……事态已越发严重了。

王母开始怀疑他。


王母怀疑杨戬,暗中把华山水牢的咒语更换了,而这次解开咒语还需要一个法器,那就是乾坤钵。缺少这一半法器和咒语三圣母就算出了光柱也会魂飞魄散。杨戬开始尚还不知是什么法器,直到王母将乾坤钵交给他,乾坤钵是上古法器,一经施用,便与施术者的元神相连,此后劈开华山,杨戬非死不可。

娘娘说:神仙意味着长生,却不代表不死。

这也是人生简介的第一句话。

至此,杨戬终于死心了。


大概是到“缘尽剩诋讦”这一章,杨戬已经得知自己的结局,他一直以来皱着的眉头舒展开了,深沉的目光清澈起来了,他似乎“看开了”。但这不是因为过往存在着的令他苦恼的阻碍和危机终于化解开了,而是因为他就要死了。眼前所剩的,唯有死路一条,再也不必因为对未来抱有朦胧的希冀而苦恼。乾坤钵和他元神相连,劈开乾坤钵救出三圣母他就必须死。
大团圆结局里,已经注定了没有他。
他不能不把事情做绝,以掩盖风光美满轰轰烈烈的救母佳话背后满沾的他的鲜血。

他决意要把这件事彻底掩盖下去,知道他的事的人,谁的记忆也不能留。